枳芑

山海未远[三](又名:假异地恋的幸福生活)

是的并没有弃坑.......
上周末不幸高烧上吐下泻,没能更新,致歉致歉.......
总之,我胡汉三又回来啦!



>>>

白敬亭瞬间就没声了。

连刚涨到十分的气焰都消了八分。这人约莫是他什么命定克星,从来就知道拿什么来对付他,针针见血,招招毙命。说他是个傻子,可好像世上又再找不到像他这样灵的人,拿那样一双酝着笑的眼将你望着,嘴里说着最简单却最动人的情话。仿佛正捧着一颗热腾腾的心想要递到你手上,自己却对于手中物的珍贵浑然未觉。

让你觉得天上地下,再没有什么比对面的你更要紧。

怎么生的起气来呢?

或许是自己道行不够,勘不破这个妖孽的皮相——白敬亭有时会这样想。

但更多时候,他会不由自主地相信:

这个人啊,恐怕是栽在他白小爷手上了。


“哎呀算了算了......等晚上回去你再跟我仔细交代吧......我大人有大量先不跟你计较......”

杯中水温热熨帖,跟狼崽子的小眼神一样让人舒心。终究是多个三五分钟也没压住,把水杯放下就缓了语气。

对面的吴磊暗暗松了口气。他能在这边呆的时间多说不过三五天,他不想浪费哪怕一秒钟在吵架,或者说单方面挨训上。虽然白敬亭生气那张没什么表情的冷脸一样很好看,可他还是最喜欢他对着自己笑时候的样子。

像是三月春光。

吴磊忍不住凑过去,想要吻吻人眼尾那颗漂亮得惊人的泪痣,再吻吻人的额头,没成想却被人灵敏躲过,随意捂在自己嘴上那只手掌心温热。

“大哥您可别在这儿撩我了嘿......咱俩少说小半年没见,您没见着荤腥我这儿不也茹着素呢嘛......乖别闹了你让我把这半天班上完.....”

说着白敬亭艰苦地从敌人的包围圈里挣脱出来,拎出大衣兜里的车钥匙,二话不说塞在人手上。

“那什么.....你也不是不认道,你先自己开车回去等我吧....家门密码跟原来一样.....对,就那个,你一开始改的那个.....连你那时候落下的内裤现在还在我抽屉里呢,满意了吗祖宗?”

吴磊安静地拎着车钥匙看着人,眼中仍是盈盈笑意,可此情此景似乎总带了些促狭意味。白敬亭被看得有些绷不住,终于破罐破摔恼羞成怒。

“你倒是走啊?怎么着我还得送您老出门啊?”

看人仍跟根杆子似的杵在边上,白敬亭没奈何,只好亲自站起来把人往出推,还没忘捎上人被冷落良久的背包。

“这么久都没见了,我多看你两眼也不行吗.....”

吴磊顺着人的意思往外走,声音里却含着点儿委屈,低低地在人耳边响起。狼崽心里不情愿得紧,却仍是对人言听计从,被人往出推也没说半个不字,倒让白敬亭觉得内疚。这人从千里之外赶来给自己庆生,不知道暗地里加了几夜的班,长途飞行再加上晕机的毛病,就算不难受也难逃满身疲惫。可他在自己面前没有显出半点风尘仆仆的疲态,仍然是那个发光发热的小太阳,自己也就真当他不累,只顾着恼他的隐瞒,都忘了心疼心疼自己的男朋友。

于是手已经触到门把的吴磊,陷入了一个拥抱。

那是迟来的欢迎与思念,年轻的男人长手长脚,轻易把他圈在怀里,那具鲜活肉体传来的热度,一如既往,令人轻易沉溺。

他静静地感受了一会儿,然后回抱过去。吴磊努力地克制自己收紧手臂的欲望,如果可以,他简直想把这个人融进自己的骨血,禁锢在自己生命里。

——可那会伤到他。

所以他只是轻轻地把手臂覆在人的后背上,把头埋进人的肩窝里。

“我爱你。”

吴磊听见自己这样说。






最终吴磊还是被发配回了家。

“你在这儿会严重降低我的工作效率......别笑你知道我说的是真的。”

这是白敬亭的原话。

所以吴磊只好径直开回了白敬亭在这边的公寓——或者说他们在这边的公寓,还顺便在小区超市里买了菜。

他在上飞机之前订了蛋糕,又托了朋友去取,来送蛋糕的哥们儿刚巧跟他在楼门口相遇,他跟人再三道谢,朋友看他两手上的袋子皆满满当当,估摸他要想自己把蛋糕拿上去除非再去杂技界混两年学一学顶缸,于是就跟他一起进了电梯,把他和蛋糕都完整地送进了家门。

这就少不得要招待人进门坐下喝杯茶。

果如他所料,锅碗瓢盆瓶瓶罐罐呆的地方都同他回B市之前如出一辙,也还是没有任何叫“茶叶”的东西可以拿出来待客,他想了想,把柜里那套水晶杯拿出来,给人倒了杯橙汁。

杯子极精致漂亮,比起拿来使用,似乎作为观赏品更合适。可他和白敬亭出于不同的原因,都很少在家里会友待客,导致公寓里仅有的两个马克杯分属两人,偶有客访就只能从柜里捧出这珍贵脆弱的水晶制品,客人手起杯落总是看得胆战心惊。

这样漂亮的杯子,当然有一个漂亮的价格。可那并不是吴磊和白敬亭在意这套杯子的真正原因。

事实上,这和他们的初遇有关。

TBC.

唔下一节是初遇的故事.......但我还没有太想好,所以明天有没有更新掉落随缘.......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