枳芑

山海未远[四](又名:假异地恋的幸福生活)

*前文见tag

*助攻重要人物出场预警
*失去逻辑预警
*强行展开预警







>>>

其实算起来,那不过也就是一年多前的事儿。

要把故事讲明白,就不得不提到其中的一位“非自愿相关第三方”——虽然他本人对此毫不知情,但究其根源是他间接导致了这次奇妙偶遇的发生。

这个人叫刘昊然。

和吴磊一样的非典型性富二代。两家是世交,从小玩儿到大的竹马竹马,上树翻墙,荣辱与共,情比金坚——坚到吴磊跟刘昊然出柜比跟自己亲妈出柜还早个那么三四五六年。

同时他也是白敬亭的大学同学,两个人大学时候在美国攒出来的小团队也搞过几件靠谱的大事儿。威逼利诱把白敬亭从美国弄回来做自己的市场总监。“作为兄弟,我有义务让你远离资本主义奢靡腐败的荼毒”——这是刘昊然的原话。

所以也是他把白敬亭从不见天日的B市发配到了碧海青天的D市,期间两人拉锯撕扯,最终基本以刘昊然的单方面妥协而告终。计划中的五年被压到三年不说,还搭了套公寓进去。苦不堪言的刘总无法理解白敬亭为什么不愿意在B市呆。

“白爷,我又不是把你发配岭南!D市哪儿不好?别的不说就空气质量都比这边强一万倍!也没听说你在这边置办什么家业了啊?又不是不让你回来了多呆两年是能怎样?......而且你说你就呆三年诓我一套公寓,你是打算以后当度假村还是留着养老啊?”

白爷非常给面子的抬了抬眼皮,翻个白眼扔回去仨字。

“你管我。”

——刘昊然此时并不知道自己还要搭进去一个竹马。

他也不知道依着白敬亭对D市的沉迷要把他扔那儿五年他就这辈子也回不来了.......








彼时,吴磊跟家里出柜后果断外逃,随便买了张机票发现目的地竟然是刘昊然父母养老的D市。二老打小宠他犹胜亲子,一向是包庇他从父母手下逃出生天的不二之选。他想了想拨通了视频通话,稍微显露拜访意图就受到了热烈欢迎,还问了不下五遍航班什么时候到需不需要派人接他。于是他愉快的关掉了原本正在翻看预订酒店的页面,一心一意打算飞过去蹭吃蹭住。

“大哥,你这逃难都逃到我爹妈那儿去啦?我妈今天早上火急火燎给我打电话让我把你在B市家里原来常睡那个枕头给她打包发过去......你瞅瞅她都给你惯成什么样儿了......我感觉我可能是捡的......”

正在候机厅等着登机的吴磊露出一个冷漠的微笑。

“说得就好像我妈不是更喜欢你似的.....你去年上半年在我家蹲那四个来月我是什么待遇你心里没点儿数吗?!我跟你讲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不跟你说了我这儿登机了.....有什么事儿等我到了再说......”


生长在骨子里的礼节和教养是不允许吴磊空着手去拜[ceng]访[chi]老[ceng]人[zhu]的,所以他下了飞机并没有直奔二老的滨海别墅,而是先前往了一家市内知名的大型奢侈品商场——刘昊然的母亲是位格调高雅的女画家,对于一切精致的事物都有特殊的偏好,所以同样理所当然的,她很喜欢吴磊。

寻寻觅觅了半个来小时,吴磊揉了揉快被各种各样泛着冷光的器物摆件晃花了的眼睛,在一套杯子前停下了脚步。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晶莹剔透的水晶制品,杯壁上蔓延的纹路像是铺展开的孔雀尾羽。

吴磊只是想起小时似乎见过好几次这位阿姨为孔雀作画,那时候她眼中闪动着艺术家特有的痴迷与狂热,因此觉得她大概对这种高傲的雀鸟有什么特殊的情感,因此走过去向店员随便问了两句,连价签都没看就直接刷卡付了账。

终于买到合适礼物的吴磊身心都泛着愉悦,拎着包装好的盒子脚下生风地往外走。

于是就被恰好进门的白敬亭撞了个满怀。

这下撞得结实,白敬亭那小身板眼见着就要向后仰倒。吴磊下意识伸手去扶,却忘了惯用的右手被价值不菲且脆弱易碎的半打杯子占着.....一来二去人是捞回来了,那盒杯子却瞬间砸在地上,清脆的碎裂声中隐含着不甘命运的哀嚎.......

白敬亭:“......”

吴磊:“......”

两个人都被巨大的声响惊得愣住,维持着吴磊单手环住白敬亭腰的姿势五秒一动没动......

缓过神来的吴磊总算意识到作为一个非直男自己的手放的位置有多么失礼,快速把人扶稳站好就礼貌的收回了手。

“实在对不住,撞到您了,您没什么事儿吧?”

露出一个歉然的浅笑,吴磊不假思索地把人上上下下打量一圈,判断面前的年轻男人应该没什么问题的同时,也被对面人惊人的容色击中,落在人周身的目光险些收不回来。

男人纤瘦又挺拔,身体线条被极合衬的西装勾勒得流畅迷人。吴磊后知后觉地想起片刻前手环在男人腰上的触感,瘦而坚韧的,像一株生机勃勃的植物一样,迷人而富有生命力。那双眼睛的形状本来就已经足够漂亮,配上眼尾那颗泪痣,就简直是动人心魄了。

——吴磊第一次觉得美色真的会让人陷入爱情。

白敬亭本来是不太爽的。

因为在这之前他遍寻这家商场,得到的都是他喜爱已久的那个品牌的杯子的新品依然没有到货。

这是最后一家店。

而他刚进店门就被人差点儿撞倒.......连他自己都很难分辨到底是谁撞上了谁,所以搞不好那盒无辜的碎在地上的鬼知道什么东西还得算在他的账上。

——毕竟对方是为了扶他才松手的。

可吴磊的态度让他瞬间觉得一颗心像是被泡在了温水里,内心的燥郁洗得一干二净。对方的声音听上去柔和中带着点儿稚嫩,可处事态度却成熟又得体。明明自己的东西碎了一地却先来关心自己的身体,这让白敬亭的好感度蹭蹭蹭的往上涨。

“我倒是真没什么事儿,多谢您扶我了......但是您的东西......”

弯腰把盒子拎起来交到人手上,白敬亭这才注意到对方的脸。

呦呵,这位小哥的颜值很对的起他的人品嘛......

沉溺于对方笑容的吴磊直到把盒子接过来才想起来关心它的内容,打开盒盖,悲伤地发现盒中由精美的杯子变成了晶莹的碎片.......想想决定找售货员小姐把这堆残骸处理掉,再买一套新的。

“真是对不住对不住.....要不....我再给您买一套?”

白敬亭的声音适时的响起,吴磊听了却只是笑笑摇了摇头,扭身把盒子交给了店员,轻描淡写地麻烦她再刷一套。

一套漂亮的杯子当然也有一个漂亮的价格,可面前人除了端详杯子碎片时流露出一种充满惋惜的悲伤情绪之外,甚至没有显出任何不快。

这让白敬亭那点儿歉疚更加无处安放了。

所以当男孩儿回过身来笑意盈盈地索要他的号码作为补偿的时候,他二话没说就把自己的名片递出去了。

等他再回过神时,刚还站在对面的人已经拎着崭新的盒子在同他挥手道别了。



后知后觉地,他发现了手中男孩儿回赠的薄薄纸片。

——吴磊。

TBC.


写在后面:希望这种失去逻辑没有智商的小言神展开大家能喜欢........(不其实不想打我就可以了谢谢)
下周就终于能写到庆生啦!(或许....?)
给久等的大家笔芯❤️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