枳芑

[林秦]耳得之而为声

私设众多,ooc慎入,小短篇.



耳得之而为声①

秦明有一个秘密。
在初中以前,他无法分辨任何人的声音。
无论是老人嘶哑的喉音,还是孩子稚嫩的童音;无论是少女清脆的笑声,还是男子低沉的嗓音,于他都毫无分别。所有关于声音的形容词都是他在书中学到的,但在当时,年幼的秦明盯着这些已经熟知的方块字,内心却是一片茫然。
小学时他也曾试图通过每科考试都比他低二十分以上的同桌和对他这个好学生视若珍宝的语文老师来探求关于声音的“未解之谜”。可无论是同桌简单粗暴直白坦诚的回应还是语文老师天花乱坠辞藻华丽的答案都没能使他稍有体会,盖因在他耳中声线一般无二的二人,无论说什么都显得苍白无力。
后来他终于认清自己与旁人的声音世界全然不同的事实,如果说常人的声音世界万紫千红花香鸟语,那么他的声音世界则连幅简笔画都算不上,不过是黑色的墨水笔画出的直线,连些许起伏也没有。但他没有把这件事讲给任何人,一方面他觉得这对他的正常生活并没有造成多大的影响,另一方面他不希望父母为他担心。于是他只是默默地加大了阅读量,把见到所有形容声音的词汇都记在心里,来掩饰自己这方面能力的缺失。
直到他遇到林涛。

他和林涛的初遇是在初二下半学期。秦明出于对老师的尊重放下手中的笔听完了老师对林涛简短的介绍,林涛跟在老师身后走进来时,他随着周围同学的动作鼓起了掌。掌声停歇时林涛将将在讲台上站定。少年林涛身板结实,长手长脚,笑起来的一口白牙晃花了一众小女生的眼。
“大家好,我是林涛。森林的林,波涛的涛。我爸说就是风吹过树林的样子。大家多多关照啊!”
林涛的声音给秦明带来的震撼不亚于飓风过境。一时间他心中岂止波涛起伏,简直是汹涌澎湃。
因为林涛的声音是不同的。
林涛的声音和其他人的声音在他耳中的平板音色不同,带着少年人特有的朝气和热烈。像是窗外秋日阳光般无孔不入,渗进秦明的每一个毛孔,渗进他的灵魂,温和不炽烈,只令人周身都泛着融融暖意。
秦明的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在叫嚣着向林涛靠近,幸而被理智险险压制住才没令他当着班级同学的面做出什么丢脸的事情。
他回过神时老师早已接过话头,正叮嘱同学们与林涛好好相处,此时他才发觉,不只是林涛,所有人发出的声音他都已能分辨:年轻的班主任是轻快活泼的女声,前桌叽叽喳喳的女孩儿声音竟然异常柔软……林涛这个人的声音似乎有什么巨大的魔力,从他吐出第一个音节开始,秦明的声音世界就已天翻地覆。整个画面猛然间被以一种极为浓墨重彩的方式重新填充,原本那条纯黑色的直线消失得无影无踪。
多年以后,上天终于以这样一种特殊的方式把属于他的声音还给他,同时也无法避免的把对林涛声音的爱给了他。在听到老师安排林涛坐在他身后时,无法抑制的,秦明微笑起来。

秦明向来寡言又骄傲,想要接近林涛多听听他的声音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做,颇有些莫可奈何的意味,只能自己顶着一张冰块脸郁郁寡欢。可奇怪的是,林涛并不像班里的其他人那样自动远离这个冷漠又喜欢怼人的学霸,反倒总爱主动和秦明搭话,有时是问题有时是闲聊。而对于秦明不说话则已一张口就是大段知识性科普的行为和爱怼人的习性也包容得很,秦明怼他时依旧笑得眉眼弯弯。
他们的友情就以这样一个奇怪的方式建立起来,秦明虽然心里对林涛在他身后的絮絮叨叨贪恋至极,嘴上的“闭嘴”二字却不知冷冷的念了多少遍。他不敢让林涛寻到任何蛛丝马迹,对于这个人声音深沉的爱意会把人吓跑也说不定。秦明一直想找机会把林涛的声音录下来作为闹铃,他想,如果能听着这个人的声音醒来,那该是多么有幸福感的事情。可是林涛的敏锐让谨小慎微的秦明不敢妄动。不知从何时起,林涛总能轻易觉察到他最细微的情绪变化,然后不动声色的以他特有的方式给他以该有的情感回应。他怕如果存在手机里的录音被林涛发现,他长久以来的隐藏就会功亏一篑。
可他始终没有放弃这样的念头,终于,在高二的元旦汇演上,林涛央秦明给即将上台献唱的自己录像。面上只冷冷清清“嗯”了一声的秦明,内心的喜悦已如窗外的焰火般爆裂四散开来——他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刻录下林涛的声音,在静寂的深夜里,在无人的角落中一遍遍循环播放,让那声音中的暖意浸透冰凉的自己。
在林涛站上舞台的下一刻,秦明就举起了手机,镜头里的人双眸亮若星子。歌声响起的时候,秦明只觉得自己站在一片广袤的松林之中,微风拂过,眼前是充满生机的绿意,鼻间是松树的清香。
——那是森林的波涛。
当晚,在把手机放在心口将视频又播了三遍之后,秦明从床上爬起来,在日记本上写下一行他事到如今方解其意的诗:
“人非木石皆有情,不如不遇倾城色。”②


最后:
多年后,林队长还是发现了蛛丝马迹。
多年后,秦科长得到了他的倾城色。

①出自苏轼《赤壁赋》
②出自白居易《李夫人》

总的来说就是秦明小公举由爱声到爱人的故事,虽然没写到多年后,但依然是一个甜甜的HE.这是Po的第一篇林秦文,渣文笔渣构思,一次成型,但是对林秦的爱实实在在。说不定会有目遇之而成色。说不定会有人喜欢。最后对林秦比哈特.

评论(22)

热度(58)